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我的遥远的金水湾

  • 崮岭坪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6775
  • 回复:16
  • 发表于:2019/5/31 17:51:49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显示全部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沂水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   序

       一年一度的高考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 1981年的7月,我开始了高考之旅,记得那年的作文题目是“毁树容易种树难”。

那年我17岁,对于这样的用意深刻的题目,我是万万理解不透的,只能就事论事,我想那年我的作文应该是跑题了。后来通常人们认为这个题目引申来说是:建国30多年来好不容易取得的建设成果“之树”,为十年动乱顷刻所倒伐。

原来如此!

那时我们初、高中学制都是两年,是“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”的年代,历史的、地域的局限,我们几乎接触不到媒体、载体,信息闭塞,一个个傻了吧唧的,也还不兴猜题押题,也没有针对高考的强化作文训练,这么深刻的用意,凭我的年龄、经历、学识是破解不了的!

        郑渊洁先生每年必写高考作文,其他的一些作家也纷纷效仿,只不过据说(没有考证)得分都不高,最高的48分,相当于80分吧。前些年,闲来无事,我几乎也是每年一试;近几年上老下小,精力所限等等,就把这事给搁下了,没能坚持下来,每每觉得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年高考山东卷作文题目是:“这个世界需要你”。我于是有一种冲动,当时也写了一篇, 题目是:“我的遥远的金水湾”。需要声明的是,这个题目不是抄袭史铁生先生的“我的遥远的清平湾”。令世人尊敬的史铁生先生那时刚刚去世不久,题目雷同,算作怀念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2011年6月7日,修改于2019年  5月31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遥远的金水湾

      生于公元一千九百六十四年,童年、少年时代物质极度匮乏,文化生活高度不发达,村东头的东沟湿地乃至其上游的几个小水库、河溜子承载了我们儿时93%(不好意思,干会计出身的)以上的欢乐。现在人们把水草丰沛的地方时兴的叫做“湿地”,我姑且就把我们村的这东沟湿地叫“金水湾”吧!

      让我先画个简图,试图把方位交代清楚:村西北角有一座水库,村民叫它西泉子,水面七、八亩的样子,水深四、五米,清澈见底,水温常年偏凉。存水是因为水库底下有一股泉眼,一年四季汩汩外冒,再加上地势偏低,汇集雨水,经年累月形成水库,标准是我们村西南小河流的发源地;溢洪口在水库南边,水从这里沿村西边缘向东南方向流淌,约一公里后,在我老家南约一百米处再形成一个蓄水塘,村民叫家南水库,家南水库上游的小河溜子里满是干干净净的沙,所以村民也叫它沙滩,我就是在这里学会游泳的;家南水库再向东蜿蜒而去约三、四百米,便因地势陡低,流水急速下泻,村里修了一漫水桥,于是乎,我们村里就有了还算可观的瀑布了,漫水桥下面两三米便是跌水,跌水再向下两三米便是水潭,这就形成了两级瀑布,各显风采这水潭村民叫它凉汪,当然比不上朱自清先生笔下的梅雨潭,但也足够我们欣慰的了;凉汪而下地势趋缓,在宽约100多米的范围内,水渐次东归,形成我们村约三四百亩的狭长湿地,村民管这个地方叫东沟,我想把它说洋气一点,就叫它金水湾吧。顺便说一下,根据我现在的判断,流经金水湾的河水,最终应该汇入了沭河,然后一路南下。

      金水湾地势低洼,水源丰满,村里六个生产队里的藕塘都坐落其中。这里水草茂密,绿树成荫,遮云蔽日,接骨草、芦苇、香蒲、臭蒲和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应有尽有;树种以刺槐、柳树、杨树、风飏 居多,还有一簇儿时搞不清名字实为 蔷薇的野花,每当盛开季节,香的一塌糊涂;湿地里清凉的泉水缓缓流淌在水草中,不时形成几汪用来点缀的积水,小鱼小虾自由自在地徜徉在水中。

   春天,我们在金水湾刨苦菜、挖金银花、薅白头翁,用夹剪、弹弓逮小鸟。

夏天最是忙活,小油蚂蚱、月蚂蚱在草丛里或飞蹦或呆卧,树丛中鸟儿们有的疾翔,有的枝头小憩,性子好的时时啾啾出悦耳的旋律,树上知了、叽叽  、嘟了、没呦麻的欢唱声连同水里的蛙鸣此起彼伏  ,整个湿地一派生机盎然。我们就在那里捉勾担挂子,拍蚂蚱,逮小鱼,捞小虾,粘知了,劈苇叶。

秋天我们摘香蒲穗,挖蛰豆虫,踹莲藕,搂柴草。

冬天主要在结冰的水库上溜冰,抽陀螺,在沙滩上藏宝,打卯(一种线缠的圆形小球),玩叼羊羊鸡,直把个沙滩作用发挥到极致,那里被我们无数双小脚踹出了层层叠叠的烙印。

当然,这里也曾有孩子们打怵的地方,更有我们兄弟两个丢失的抹不去的记忆。

说打怵,是因为金水湾水草茂盛,林木茂密,无法耕种,其中的一段被村民用做“舍林子”。那些年代及之前的岁月,婴幼儿夭折的比例很高,他们夭折后按风俗是不可以埋葬在祖坟墓地的,于是乎,约定俗成,村里小孩夭折之后,都草草扔到那儿,或浅埋之,或直接简单包巴包巴扔地表,最终成为飞禽走兽的腹中之物,实在令人伤感又毛骨悚然;另外,由于金水湾的阴森蔽日,村里大人在哄小孩或吓唬自己孩子的时候,通常都说,再不听话,就叫东沟的毛猴子老犸狐给背去了,这一招基本管用,所以那时我就认为毛猴子犸狐就住在金水湾,所以那时我们小孩是绝对不敢独自往金水湾深处走的。

还有就是我的第二次走失事件。具体哪一年记不得了,反正二哥和我都还没上小学,还在六十年代,那时我不会超过4岁,跟着二哥和本姓大一些的孩子去东沟扑蚂蚱,半路上我咋呼害渴害饿,二哥就领着我脱离大部队回家,谁知林深迷路,二哥一边安慰着我说快到家了,一边领着我朝相反的方向走去,至今仍清晰的记得,一路我俩鬼领着一般,趟过小河,渡过齐胸的藕汪,一路哭哭啼啼向“家”走去,不知求助。也是天不绝人,那天离我们村十三里路的圣母冢村逢集,我们就朝那个方向走失了。有个赶集回来的老大爷,看我俩哭哭啼啼,就关心的问将起来,我们如实相告:俺是侯家宅子的,去东沟扑蚂蚱来,找不着回家的路了。那老大爷听了后说,侯家宅子有他的亲戚,他知道路,要送我们回家,我牢牢地想着当时我说过一句话:得把我们送到家门口啊?那老大爷就直接送我俩到俺村,等我回到村口到迷过来方向即将到家之时,便嚎啕大哭,害怕、委屈、高兴无以言表,用时髦的话讲:可找到组织了!说来后怕不轻,当时母亲听说后直接吓坏了,条件所限,对那老大爷千恩万谢不表。

也就是30年前,我有幸通过高考吃上了国库粮,之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即便偶尔回家也来去匆匆,再也没去过东沟——我的金水湾,仅仅时常梦里寻它千百度。

  伴随着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春风,之后金水湾的树被砍掉了,听说建了砖厂,水草退化了,湿地改造种上了庄稼,家南水库里没水了,鸟尽、虫飞、鱼不翔,湿地成了扬尘庄稼地,于是乎我没有了去东沟的冲动。

     啊!我的沙滩,我的瀑布、凉汪,我的接骨草、香蒲穗、芦苇花,我的洋槐树、杨柳树,我的枫杨小燕子,我的油蚂蚱、小窜条、肥螃蟹,我的知了、麦嵩鸟,我的青蛙们!

      我的天!

      唉!我们一个村的湿地不见了,似乎微不足道,你的、他的、大家的儿时的湿地还有多少呢?

     这个世界需要你——我的遥远的金水湾!谁能给我复制回来啊?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  • 小雨无声
  • 发表于:2019/6/1 10:19:16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显示全部
好文章,值得一读!
崮岭坪
崮岭坪: 谢谢夸奖!
2019-06-02 16:49:30 回复
脚踏实地,幸福生活会一步步向你我走来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